刘煜炎 郝少林 高燕定谈名校录取秘密

来源:新华网 作者:新华网 发布日期:2012年09月17日 02:36

摘要:

2012年9月14日下午,剑桥大学博士、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康福外国语学校校长刘煜炎,北京新京华实验学校校长郝少林,燕定美中教育创始人董事长高燕定做客新华网,解读世界名校录取秘密。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访谈。在改革开放时出国留学还是一个新名词,但是对现在人来说出国已经不算新奇了,相反大家会用理性的态度对待,那出国留学目的到底是什么,给我们的人生会带来什么?今天我们现场请来三位嘉宾,为大家解读通往世界名校的钥匙。首先我先介绍第一位嘉宾,他是剑桥大学博士、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康福外国语学校校长刘煜炎,欢迎您。 

[刘煜炎]大家好。   

[主持人]下一位是北京新京华实验学校校长郝少林,郝校长,欢迎您。 

[郝少林]大家好。 

[主持人]第三位嘉宾是燕定美中教育创始人董事长高燕定,欢迎您高总。

[高燕定]谢谢,很高兴来到这里。

[主持人]三位嘉宾其中有两位都有留学的经历,开场我也想问一下其中两位嘉宾,他们个人对留学的感受。 

[刘煜炎]我是一个比较幸运的学生,我家里爸爸妈妈是农民,他们文化程度不高,爸爸是小学、妈妈是文盲。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糊里糊涂地在1978年参加高考的时候,就觉得在中国读了大学后应该到国外去留学,然后要上一个很好的学校才能成为一个科学家。所以就抱着这么一个感性的信念去追求,上大学以后就去学普林斯顿的原版教材就想出国,大学毕业后就在中科院做了研究生又做了课题组长,然后还没死心要去留学,后来课题成果发表在美国和英国的杂志上,国外才了解我,我就说要给我奖学金我才能出国,后来就给了我奖学金。我因为当时是组长才能够把论文发表在国外,通过这样让国外认识我,这样才获得了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的奖学金,最后还是选了剑桥,因为剑桥奖学金多一些,学制短一些,所以就去剑桥读书,破例把儿子也带去了,儿子在那里读的小学和初中,后来又在那里上了大学,现在在高盛银行总部工作。所以从我个人和儿子的经历来看,留学,尤其是留学世界名校的确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看我在大学里的同学他们自己和孩子的发展来看,有人可能奋斗了一辈子还是一个高中老师,有的人可能连写一本书告诉大家怎么把高中物理教好还没可能,但是我有了很多的经历和探索。我觉得留学对我的个人发展的确起了好的作用。 

[主持人]说到剑桥一定很多人都会很向往,刚才您提到三一学院,我自己没有去过,但是我是通过电视和视频看过,那真是一个让人特别向往的地方,尤其是年轻人,它会激发很多人的创造力。

[刘煜炎]那里有几十位诺贝尔奖的获奖者。

[主持人]高总很早就出国了? 

[高燕定]我是1986年出去的,我准备的时间很短,我出国之前是中科院的研究所工作,我是工程师,我本科学的是自动化,但是我们那个所是做物质结构研究的,是结构化学的,我们学自动化和工程的人基本上在那里算后勤人员,是为一线研究人员提供服务的,所以从个人考虑来说好像前途不大。当时中科院出国留学名额也就一定不会轮到我,我认为自己在青年中算是比较优秀的,但是却由于工作性质决定不可能有公费留学的机会。所以我就决定自己悄悄准备留学,在申请之前都是偷偷地学英语,白天上班是正常的,晚上一下班就跑到单位的宿舍里面,当时我已经有孩子了,我就让保姆把饭四点就做好,五点下班饭菜是凉的吃的就快了,这样五点一刻就可以进入状态学英语了。可以学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几乎天天如此保持这样的状态学了半年多。 

[刘煜炎]可以学到凌晨三点。 

[郝少林]你这个厉害。 

[高燕定]对,但是也有金钱做诱惑,因为国内工资那时候还不是很高。留学申请我的过程很快,我材料投出去十天就接到国外的电话说你要不要来?后来我就去了,一开始做访问学者,几个月就把孩子带出去了,我是1986年5月出去,我孩子10月之前就到美国了,国庆是在美国过的,他那时候去美国是5岁,我就给他定下一个目标:未来是读法律、当律师。 

[郝少林]很难得。

[高燕定]8岁我把他带到哈佛大学去转转,他自己也提出来说我要学法律、当律师、上哈佛,10年以后这个愿望实现了。我觉得留学我们自己出去不仅是给自己带来一个观念的变化,改变自己整个人生,对孩子来说也是一个彻底的改变。我大概从90年初就批量帮助很多学生出去留学,我出去的一两年内我帮助了个别的学生出去,后来就是帮助批量的学生出去,先后住在我家里上中学的学生有二十几个,他们都考上名校了,现在这些人有的读了硕士、博士,有的回国创业的都有。留学给一个人的整个人生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主持人]刘校长包括高总这都是名校毕业的,包括自己的孩子都是,因为他们通过名校改变了人生,我知道郝校长的女儿也是刚刚考上了剑桥大学,作为父亲您的心情是不是非常激动呢?

[郝少林]非常激动,其实像他们二位一样,我觉得孩子的留学关键主要还是看家长对这方面的了解,信息量有多少。2007年我当时非常幸运,当时单位组织赴哥伦比亚大学的基础教育研修班,我们20多个人有幸在美国学习了20多天,那时候参观了那么多小学、中学包括大学,我们感觉确实美国的教育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我就发现我的女儿可能更适合美式教育,她不太适合英式教育,所以2008年中考结束后我就把女儿送到刘校长的康福学校入读,到现在有这么好的效果真的让我非常高兴。 

[主持人]那在这里我们也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康福这个学校,先请刘校长给我们介绍一下吧,因为康福是一个国际学校,与别的国际学校相比有什么特色,创办初期您的想法是什么? 

[刘煜炎]康福从名字上来看,如果康福的英文名字叫CANFORD,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里面有一个故事,首先一个故事就是我本人是剑桥的博士,我自己到牛津短期工作过一段时间,不太长,大概半年左右。所以剑桥和牛津加在一起就是“CAN”。另外我又比较喜欢创业的精神,但是创业的人不多,所以我希望美国的创业精神也被我们学习,所以后面“FOR”就代表斯坦佛的精神,所以我希望学生能去去创业,以后大规模的生产肯定不行,今后的制造业应该走向人本的,以创造型为特色的,所以我把我们创业的精神也混到我们的名字里面。后面有一个“D”让学生能就业、创业又对社会有领导人的责任感,所以我就选定了这么一个名字,有四个方面,品质就是世界名牌大学。叫这个名字的时候就锁定了世界名牌大学,1999年我决定要创办学校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这个名字,我花了三年想出这个名字,剑桥牛津被人家用掉了,然后倒过来就没人用,就赶快注册了,在没有办学校、没有办企业的时候就申请了这个名字保护,为自己将来办学校保存下来。所以从这个学校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我们办学理念就是要通过国际最先进的教育走全球化发展的方向,将来经济是全球化的,通过全球的教育培养精英是很必须的,我们把学生送到世界去,作为一个腾飞的起点,作为国际化的人才培养出来那我们的孩子就是世界的精英了,这就是当时办校的理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思考。我发现了这么一个分界:中国是几千年把思维的方式都用在了人方面,所以中国的人学方面是非常优秀的;欧美是近三百年把思想的方向都指向了自然,因为他们觉得人的力量很小,所以借自然的力量很好。所以这就是两个分界,东方琢磨人,西方在琢磨自然。如果我们把它融汇起来,把中国人文精神和西方科学精神结合起来,那我们一定能够成为两翼都很强大的雄鹰能够遨游全球,所以我当时有一个理想,用数字化的事业围绕全球发展我们的国际化,这样的一个数字化的未来就是美好的地球的人本未来。所以康福学校的定位就设定在这里。 

[刘煜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思考中国、美国、英国的优势时我也发现了这么一个分界:中国是几千年把思维的方式都用在了人方面,所以中国的人学方面是非常优秀的;欧美是近三百年把思想的方向都指向了自然,因为他们觉得人的力量很小,所以借自然的力量很好。所以这就是两个分界,东方琢磨人,西方在琢磨自然。如果我们把它融汇起来,把中国人文精神和西方科学精神结合起来,那我们一定能够成为两翼都很强大的雄鹰能够遨游全球,所以我当时有一个理想,就是希望数字化的世界不就是脉冲吗?如果这个脉冲和长城的形象一比较你就会发现数字化世界就是长城,用长城围绕全球,用数字化的事业围绕全球发展我们的国际化,这样的一个数字化的未来就是美好的地球的人本未来。所以康福学校的定位就设定在这里。我是一个学者,没有经费,没有政府支援,也没有经验,没当过校长,所以就选择在人家的经费资助下先办办学校试试,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所以我在2001年到2008年期间我花了七年时间给三个学校当了校长,然后自己再去实践我能不能当这个校长,有没有本事承担这个责任。后来我当了北京王府学校校长,我只当一把手,从萌芽状态体会我能不能当校长,体会校长的实践,从实践中体会教育的规律,经过五年时间发现是可以的,完全可以超过英美,可以使学生很优秀。在那几年当中我自己亲自上课、亲自面试学生,亲自培养老师,揣摩这个过程中的道理,甚至亲自去当班主任,亲自当德育主任,什么岗位我都试过了,然后再去看有没有办法改进一个学校,后来发现有,这个办法就是把企业的精神和方法拿过来去做教育,同时又不违反教育规律就可以办一个非常优秀的学校。这就是康福的来历,所以到2008年的时候,我跟前面几个学校的合同到期了,我自己觉得自己羽翼丰满了,也就是当校长的博士学位毕业了,我准备腾飞一下,把全家和朋友的财产都拿过来就砸进去了,准备孤注一掷,2008年把在国家机关的工作辞掉了,把在英国、美国的职位都辞掉了,就只有一个工作就是办好学校,如果办不好学校作为创始人、投资人和校长三个身份办这个学校,如果办不好那我肯定就一无是处了,把自己的后路全断了开始办这个学校。  

[主持人]为了康福,刘校长五年卧薪尝胆,我觉得不仅是教育者,我觉得您是一个教育的开创者。

[刘煜炎]光有钱投资办教育还不行,能够在教育这个岗位上面自己亲身探索和摸索把中国的教育问题解决好才行,光是说我们把西方的理念抄过来,在别人的实践之下我们发号施令那肯定是不对的,所以我自己把自己打成了一个一线的教师,我是数学和物理的教师,一周是二十多节课的教师,这样来体会怎么当好一个老师,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受的苦。    

[主持人]康福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差不多4年多了,4年来您招生的生源包括教学课程的安排,包括升学率,进名校的也很高,大家很想知道康福的第一届学生您怎么招来的?包括现在课程是怎么安排的?   

[刘煜炎]第一届学生比较惨,因为招第一届学生的时候是我从原来那个学校离开,6月30日我才离开,离开之后我们新学校的装修还没完成,7月10日我才进驻新的学校,到7月10日进驻的时候招生季都过了,根本没法招生,所以非常艰难。得通过朋友找到500来个死档的学生给他们打电话,既然你们没有学上了跟我上吧,居然没有几个响应,只有三个家长到学校看了看,看完以后只有一个家长决定到我们那里上学,是一个非常悲惨的开始。那时候中考只有300多分我都收。 

[主持人]这样的学生最后也可以上名校?

[刘煜炎]对,刚才高老师不是说可以把平凡的学生变成优秀的学生吗?我是通过我自己教课和办学、当校长,我基本上已经做到把考不上北京普高的学生我都能把他送到世界名校。第一届出来我们2008年9月1日开始办学,2009年就有第一届毕业生,这届毕业生已经很厉害,只有一个孩子没有考上世界一百强,三个考上纽约大学,不过那时候没有现在那么好,那是在美国60强左右的学校多一点,在英国20强以上的学校。2010年毕业的学生就彻底改变这个学校了,去英国只上英国的四强,美国是八强以内,加拿大是五强以内,一直维持到现在都是这个水平。 

[主持人]上这样的学校大家有一个误区就是是不是只要我英语好就可以?只要英语过关我就可以到世界名校,是这样吗? 

[刘煜炎]不是,世界名校的考核标准是多元的,是有综合素质的考察,光英语好的学生在国外是很难吃香的,英语是一个交流工具,英语不好肯定不行,英语是一个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如果你英语好了可以听得懂课,英语不好绝对不行。但英语不是根本问题,因为像我们当年去美国、英国的时候,我当时英语也听不太懂,但是三个月、六个月的时候基本听懂了,它不会彻底影响我的成绩,只不过在你去那里读书之前他希望你英语已经准备好了,不像我们那个时代你没准备好没关系,我先把你招进来边学习边提高英语。但是光英语好也是有问题的,我记得今年都会大学(音)主导了一个调查,发现中国到美国上学的学生,在他们前50强学校以内的学生有50%以内的学生被淘汰了,在前30强的学校里面反而只有30%被淘汰掉了。为什么呢?因为前30强的学生是严进严出,后面的学生有点宽进宽出。所以世界名校的竞争是相当激烈,考进去的时候还要考SET(音)是一个逻辑推演的考试,还有写作的考试,还有SCTR(音)就是专业的考试,他们选拔学生又加入了AP、IB(音)这样的专业课考察,还有在校成绩的考察,是一个综合判断。这方面应该说我有很深刻的体会,高老师也有更深刻的体会,因为他是学生指导的老师。 

[主持人]康福接收的是初中段和高中段学生,在这里起码要上三年或者六年,他的课程怎么安排呢?包括书本是怎么设计的呢?

[刘煜炎]课程上面是比较创新的。 

[主持人]选取的时候有什么依据吗?

[刘煜炎]如果要说得比较客观一点,在我们还没有很高的社会认可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们主要是依照剑桥的教学体系和美国纽约大学(音)的体系构建我们的课程。但如果今天要问这个问题,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谁也没有依照,是按照我自己的理解设计的教育课程。   

[主持人]那这个评判的标准是否会适合每一个学生呢? 

[刘煜炎]教育需要实现学生两个方面的成长,一方面是学生思维能力和创造能力的成长;第二方面是人格上的成长,一个是责任感另外一个是利他精神的成长。我们在设计课程和课外活动的时候,我们的德育和课堂教学都围绕这两个方向建构的话效果就一般不错。 

[主持人]郝校长您的女儿在康福上,上了几年?

[郝少林]美国读一年,在康福读三年。 

[主持人]在康福你怎么评判你的女儿是进步的?。

[郝少林]我只看孩子自己的变化。

[主持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郝少林]自学能力的,到了康福以后她能争取各种各样的资源提升自己,也就是说康福学校在课程体系设置的时候给孩子设置了这样的机会。 

[主持人]是不是在康福您会有意给大家宣传名校?因为国内的学生可能很少有机会去了解。  

[刘煜炎]这是肯定的,学生上学要有目标,我们学生的第一课包括开学典礼讲话我一般都会告诉他们人的成长一般都要借助优质资源作为支撑,如果不借助那你自身的成长肯定是长不高的,所以优质教育就在你心目当中埋下了基因,这些基因让你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利用它驾驭很多困难,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但我们同时也强调,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死记硬背,所以在我们学校里,我们在课堂教学当中总是要把学生的思维放在首位,老师的作用就是帮助学生建立正确的思维习惯,甚至是创造性的思维习惯。在德育工作当中每个老师和班主任和德育工作者都是要逐渐地培养学生,能够自主地去管理自己,进行自我教育,同时又能够帮助他人进步。使得学生在国际环境当中生存的时候都有着很好的人格被外国的教育体制和外国的民族所接纳,同时也能被中国人所接纳。

[主持人]现在的留学渠道其实挺多的,除了像康福这样的语言学校之外,还有别的通道。那高总我知道您是做教育培训机构的,很多人在咨询您的时候您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指导意见呢?因为本身出国留学的孩子是参差不齐的,每个人人都有自己的情况,您在这种情况下给他们什么指导呢?

[高燕定]首先要把基础打好,要有学习能力,而不是你只会考一个什么考试,而且英语也要达到一定的程度,这样才能达到出去留学的基本条件。基本条件有几条:一是经济能力;一是语言能力。现在这个年代和刘校长当时出去不一样了,刘校长那个年代出国大家英语水平都不高,刘校长出去是学博士,现在大批量是出去读本科,这是非常不一样的,本科教育对英语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我觉得一个是英语能力,一个是基本的学习能力,因为国外的教学和中国不一样,中国的教学基本上是老师满堂灌,然后给你大量的习题是题海战术;刘校长的教育是国外和国内的过度打一个基础,他的基础打得很好,他的学校开了大量的AP课程,就是在中学里面学大学的课程,这基本上就要学生具备基础能力,同时眼睛要看得远,要往深处走而不是狭窄地陷在基础教育、中学教育的范围内,这一点刘校长做得非常好,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教育家,他是一个真正懂教育的,他自己能够教学的,他能教很多门课,数理化他都能教,而且不止于此。现在有很多国际学校,我们国内办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学校和国际班,但是校长可能是不太懂的,或者教过普通教育,但是对国际化的教育是不懂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教学,因为教国外的课程自己本身就要懂国外的教育,教育方法、教育理念和那些课程他们自己就不懂,这个不懂也就影响了他们招收老师的过程中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老师是真正合适的老师。其实十几年前我在美国的时候我2007年3月回到中国,十几年前我就在国外的媒体上面发表一些关于AP教育的文章,中文介绍AP教育的大概我是第一人,十几年前我就发表几万字的文章,刘校长在国内他在他以前所工作的学校里面开展AP的教育,这点我觉得他做得挺好,我也曾经想在中国办,我2001、2002年就跑到很多中国的中学想跟他们合作办AP的教育,最后没有成功的原因是因为首先当时十年前很多中国的中学不接受这个,他觉得这个东西特别新奇。我去一些南方非常好的学校,他们把学校最好的老师召集在一起,听完我的讲座以后他们群情激昂,但是最后听完我的讲座就说这不可能做到,全部都放弃,我联系了十几个学校最后全部都放弃了。但是刘校长是实践者,您刚才问到基础不怎么好的学生为什么进来三年后最后都考上名校了呢?我觉得培养一个人自学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大面积的学生培养出来只会做题,现在会思考的学生很少,康福则做到了。 

[主持人]其实教育有一个理念和氛围的东西,比如大家现在都上补习班,你家的孩子没有上家长就会觉得不自然,这就像一个怪圈一样。甚至说教育拉动了补课的经济链,你说大家不反思吗?不是,大家都会反思,但是就是走不出去,就是不愿意走出去,这个很奇怪。郝校长,您作为家长您是迈出了这一步,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郝少林]刚才二位说到在高中阶段学AP课程,郝玉(音)就是非常好的例子,她在康福学AP课程两个满分,利用这些课程申请剑桥,虽然是美国学校的考试,但是英国的学校也认,尤其给了条件以后,短短四个月时间要求你AP计算机和心理学都要考5分。   

[刘煜炎]我补充一句,剑桥大学考察学生你给一堆好成绩它也认,但是认的过程中也怀疑,就给你开一个条件,让你在很短的两三个月时间里再考两门,这时候它开的课往往是你过去没学过,而且你还没有老师教,因为它知道你这个学校不可能为这一个孩子开一门课。它说你去考吧,把你的一切支持都抹煞掉,只要你考到5分我就要。 

[郝少林]所以她7月份拿到这两个5分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差不多了,后来到了8月3日是进阶数学,也是用三个多月的时间考到了A*的成绩。  

[刘煜炎]英国高考的最高分。 

[郝少林]所以我觉得自学能力最好的就是人的思维的改变,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那自学能力怎么培养呢?您的教师怎么启发孩子?

[刘煜炎]一个孩子要自学需要有几方面的素养:一是能做计划,对自己的未来能有一个计划,根据这个计划的远期目标把它分解成一个短期目标,短期目标一天天干什么事然后进行实践。  

[郝少林]老师协助她帮助她完成这个过程。其实这个方式和我们以后的工作方式是一样的,如果在学校里面有人带着你做过了,你工作当中就会好做很多。 

[刘煜炎]一个学生如果不先做这样的培训他不知道到了大学以后做什么,我是做考题吗?我是背书吗?不是,是为了把书中的学习方法继承了。不是说书中这个美妙的话我背下来,是学人家怎么得出这么美妙的话,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学人家的思维方式,这个更难,很多人都有计划我要当科学家,我定一个计划今天学几章、明天学几章,这个都能做下来,但是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都会走样。所以你要着眼于长期的目标。 

[主持人]那言外之意康福是不是不太注重分数?

[刘煜炎]我们不以分数为第一目标,我们的目标是这样的,我们认为能力好何愁考?

[主持人]但是能力好不好评判很抽象,可能一个阶段并看不出来,也许几年后才能看出来。

[刘煜炎]对,培养学生这个能力比背一个公式要难。

[主持人]但对评判怎么做到呢?对老师很难。

[刘煜炎]也可以做到,我们让学生作为课堂的参与者,通过参与可以看出来,另外他还可以作为主导者,他来主导一两节课的讲课,他来主导一两节课的补课等等,换句话说你把课堂和学校的一切活动都作为学生的舞台,而不只是被你呼来唤去的听话的乖乖的孩子。 

[主持人]现在康福多少学生? 

[刘煜炎]四百多学生。 

[主持人]那学校中有和外界的交流吗?比如和普通高中和学校的交流? 

[刘煜炎]和普通高中的倒是少,一般都是和国际上的交流。比如和剑桥大学学生、牛津大学学生、布朗大学学生包括哈佛大学的学生也来过。另外他们在自己的学习过程当中也有去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交流的机会。我们也同时也邀请美国的优秀高中生到中国来,在学校里学汉语,学中国的一些文化,在他们学文化的过程中学生就会跟美国的高中生住在一个宿舍,甚至于还把他带回家里去,在家里和他一起生活。所以这样的一些国际的融合帮助他们提供一些与世界文化接轨的机会,我们这个学校作为一个舞台,给他提供很多机会,让他得到锻炼,而不只是知识的传输。 

[主持人]在康福学校上学的孩子和普通学校上学的孩子肯定有很大的不同,有没有碰撞或者是困惑呢?郝校长您作为家长孩子或者你有这样的困惑吗?

[郝少林]我也是做教育的,这方面困惑可能少一点,但也确实能看到,很多家长在为孩子选学校的时候是有很多误区的,比如有的家长觉得我选了一个很好的学校,这个学生就是你学校的,他觉得就可以放弃他的责任了。这是目前不管是选国际学校还是普通国内学校所有家长的共同问题。其实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紧密结合才能真正把一个孩子的综合素质培养好。这一点包括我今年在创办新京华学校的时候想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理念是招一个学生要培养一个学生,成就一个家庭。带一个学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如何让家长不走弯路呢?就是事先提前学习,提前进步,下象棋还要提前三步开始走呢?现在家长都是要入园了才考虑入哪个,要入小学了才考虑去哪里蹲坑,全程的规划非常重要。 

[主持人]对很多家长来说他可能缺乏全程的规划,或者是缺少这方面的想法。 

[郝少林]高总专门写了一本《人生设计在童年》。 

[刘煜炎]有两本吧。 

[高燕定]还有一个是《人生设计线路图》,《人生设计在童年》就是讲教育的长期规划,《人生设计线路图》副标题叫美国升学与前途,不仅要升学进名校,还要看如何选择专业才能让自己有前途,这两本都是讲教育规划,我自己觉得非常重要的几点。这两本书发行量都已经十几万了。 

[刘煜炎]我们很多家长捧着高老师的书跟我理论说高老师说这个好那个好,不过还好,高老师提出的一个孩子的培养体系和我所理解的一个孩子的培育体系是一致的。就像你刚才所说的语言好了到国外成绩就好了,其实不是,一到美国、英国的大学没有人再考你语言了,但是你会被劝退,因为你专业知识学不好,因为你自学能力不强,你没有自我管理能力,该听课不听课不就完了吗?所以他其实是要培养学生一个自主的管理和学习能力。如果一个学校没有这样的目标天天给他灌知识,然后模考,摸考不行就逼着学生一对一辅导,再不行就贿赂考官。  

[郝少林]各种情况都出来了,路上刘老师就讲我们现在有非常优秀的孩子说我现在要好好学习,就是为了以后不学习。这个孩子非常优秀,但是已经有这种想法了,现在很多孩子是被安排的,所有学习的目标没有人生的宏大的目标,他不是发自内心的,都是被动的。  

[刘煜炎]他没有自我教育的能力,不是自动自发。 

[主持人]但这可能也是中国教育的很大的问题,很多孩子被逼着考分、考学的,所以中国对教育来说,我们培养的人才很大的特点就是没有创新能力。

[高燕定]美国大学入学考试之一叫SAT(音)考试,这个名字都知道,现在也有很多人在学习,但是可能大多数人都是在一个中间分上下晃动,真正高分的学生,其实对知识面的要求非常高,比如他阅读的文章,他涉及的面可能有上百个范围,生物医学、历史、经济、文化、哲学、伦理学、甚至佛教,这些都有,所以如果没有很大的知识面的话这是无法考得高分的,我认为英语再好也考不到SAT阅读的高分。我们那里有一个《百套考题天天练》,这个目的不是单纯的题海,而是因为通过百套考题里面就有九百篇文章,涉及的信息量很广,如果讲的是美国历史的某一阶段,讲到黑洞就讲黑洞是什么东西,讲到生物、海啸、历史、音乐、美学等各个方面的东西,这当然是临时抱佛脚,但这也可以通过学习扩大知识面,面一大头脑就开窍了,也因此让他对很多东西产生了兴趣,所以我们的学生如果考上2300的学生,多数都是知识面很广,要么就是以前花了五年或者更长时间,从小就开始看各种各样的书,都是广泛阅读的学生才有可能。我们这种训练方法就是让他在短期内涉猎尽量大的知识面。   

[主持人]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请到三位嘉宾给我们解读上世界名校的秘密,刚才三位都已经说到了,因为康福是一个民办学校,我想不可能回避的一个很尖锐的话题就是对于民办学校在社会上可能存在的质疑,您这方面做好心理准备来接受这些质疑吗?  

[刘煜炎]我已经办了12年民办学校了,天天都被他们质疑,但是我总是比较淡定,我也和家长说你愿意走随时可以走,只要理由充分我问清楚了一般不劝,但我的体会是那些走掉的家长可能以后可能会发现会后悔,有些碍于面子不回来,有的不顾面子也就回来了,他们走了以后大家都觉得好像在中国办我们这样一个民办学校很难找,大家的实践好像都是为了分去做努力,我们倒不是为了分做努力,因为我们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分来追求的,我们巧妙地、迅速地变成了高分,中国这几年看我们有很多的高分,英国、美国的高考状元高分都在我们这里,很多学生都考了很高的分数。有一个重点中学的学生考到美国一所洲际学校里面读书,那个学生在那里只能学到三门AP课程,那个学校学生学AP数学居然只有三个学生考3分以上,他是唯一一个考5分的学生,我们是10%是5分的,那里只有他一个是5分,他觉得他考得非常好,他觉得那个学校非常好,他说讲那个的是威廉姆斯的一个老师,他说我们已经很努力了,这就说明教学方法上面是有很多的技巧和问题的。今天我们超越了分数我们就可以跟大家讲我们追求的是什么样的高分,就像一个人追求财富财富不一定入你门,如果你追求德行可能财富就非往你这里流不可;同样我们追求分数的时候分数倒不一定那么高,像高老师说如果我们发现一个考题考历史我就回头帮学生补历史。这就是诊断教学,发现你缺什么我就大规模地补那方面的知识,那就不是应试了,就是教育有的放矢的因材施教,我们不着眼于学生会,会了就不教了,自己能自学的也不教,我们着眼于学生怎么也学不会的思维创造能力在那方面下功夫,这样反倒使学生的思维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反倒使学生从学习中得到了快乐。 

[主持人]在访谈开始时我也问过刘校长你办出国留学为什么?办这个学校为什么?他说是强国,我想教育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也是值得我们去深思或者是探索的,我今天跟三位嘉宾聊天过程中也开启了我新的思考,包括教育理念和教育的方式,这也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今天非常感谢三位嘉宾作客新华网。谢谢。也感谢各位网友对本次访谈的关注,谢谢大家,再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教育——一个永远值得探索的话题
 
 
 

免费评估咨询

姓名 GPA
学校 TOEFL
SAT GRE GMAT
电话 申请类别
Email 申请专业
      红色边框为必填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