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一个永远值得探索的话题

来源:中国信息报 作者:肖京华 发布日期:2012年09月17日 04:37

摘要:

随着2012年国内高考的结束和留学季的到来,中西教育差异再次成为人们关注和议论的焦点。
    源自中国教育部的统计数字表明,自2008年以来,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呈爆发式增长,年均增速达25%,并呈现低龄化发展趋势。去年,我国当年出国留学人数已突破30万达到34万人,比2007年的14.4万人净增近20万人,翻了一番多。每年大批赴香港参加SAT考试(美国高考)的内地学生,催生了香港的考试经济,也成为媒体追逐的新闻热点。随着2012年国内高考的结束和留学季的到来,中西教育差异再次成为人们关注和议论的焦点。近日,记者采访了曾经旅居美国21年的美中教育研究专家、燕定美中教育创始人高燕定先生。 
    高燕定先生学生时代接受的是地道的中国教育,工作后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赴美,在美国大学从事研究工作20余年,他的女儿在美国长大,成功考取并毕业于哈佛大学,因此,高先生对中、美教育都有着深刻的体验和感受。
中美教育差异——
对基础的理解和认识很不同
    记者:高先生,就您的体验、感受、观察和研究,您认为中美教育有何不同? 
    高燕定:我认为中美教育有很多的不同,包括教材内容、教学方式以及对学生的评价标准和考核方法等等,但最主要的是对“基础”的理解和认识有很大不同。
    美国的基础教育要求学习面广泛,文理并重甚至更偏重文;而中国的“基础”,过去主要是数理化,现在进步了一些,是语、数、外、物、化、生,而历史、政治、美术等则是副科,不太受重视。
    美国对基础的普遍定义是广阔的,不仅涵盖了我们所谓的主、副科,即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英文、语言、历史、政治、艺术,还包括很多诸如哲学、经济、法律等社会科学。应该说,美国的基础教育对数、理、文、史、哲、艺兼顾并重,而且在总成绩的评估上各科的权重也是一样的。
    中国的基础教育非常注重主科及其知识点的深入钻研,而美国的基础教育在掌握知识点的基础上,更注重广泛的涉及面和培养批判性的思维方式,这一点在文史哲学科方面更显突出。美国的基础课程的种类之多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例如,我女儿曾经就读过的一所公立高中,就为4个年级的学生开设了200多门课程,其中有心理学、商业法律、社会学、经济学、美国政府等。私立高中开设的课程更多,有的甚至多达350门,其丰富多彩程度令人叹为观止。这是因为,美国的教育思想认为,广泛的涉及面可以使学生具有综合与分析的思维能力。而在中国,“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思想是普遍的和根深蒂固的。
    偏重理科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虽然逻辑思维能力通常都比较强,但是我们也常常见到这些学生由于知识面窄,综合分析的能力相对比较弱。 
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
缺乏职业意识
    记者:从您所接触的很多中国学生来看,您认为中国教育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高燕定:我认为中国教育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学生没有职业意识。教育和受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为了考大学、上大学、拿学位,而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该干什么。很多学生到了高中毕业还没有明确的职业目标,面对大学纷繁的专业设置感到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该报哪个专业,将来要做什么。甚至包括很多大学生、研究生也没有足够的职业意识。但这并不是学生们的错,问题在于整个社会还没有一个对高中生的规范的、科学的职业指导教育。以致学生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在成长过程中应该“及早地”、“刻意地去练就”自己令人信服的、为职业市场所追捧和渴求的能力和技能。事实上,美国的职业发展指导从6岁就开始了。很多人听了这话还以为我是在说笑话。
    美国有一个国家职业信息协调委员会(NOICC),是1987年由国会通过立法成立的联邦机构,由教育部、劳工部、商务部、农业部、国防部的9位副部长和署长组成强大阵容。该机构的职能是指导发布职业和培训计划信息,制定职业发展指导规范和职业教育规范。该委员会早在1989年就组织制定并首次发布了《国家职业发展指导方针》。这部近200页的《指导方针》对全国不同年龄段的人的职业发展指导作出规范,先后有来自教育部和其他全国性社会团体和机构的150多位专家参与了方针的制定。
    这部指导方针明确规范,职业指导从小学开始,并列出了与职业有关的12种、数十项能力训练条目。其中包括“对自我意识重要性的认识;与他人交往的技巧;对成长与改变的重要性的认识;对因教育成果而获益的认识;对工作与学习的关系的认识;理解和使用职业信息的技能;对个人责任和良好工作习惯的重要性的认识;对工作与社会需求和社会功能之间的关系的认识;对如何作出职业决策的理解;对人生中不同角色之间相互关系的认识;对不同职业和男女角色之间的变换的认识;对职业规划过程的认识。”
    这些条目涵盖的内容可以说远远超出了中国教育界广泛讨论的“素质教育”的范畴。通过这些训练,使美国学生在小学阶段就能对职业发展的三大环节——“学会自我认识”、“了解教育与职业的关系”、“实施职业规划”有相当的认识。
    目前在中国,以中小学生选择职业方向和职业考虑为视角的书籍非常稀少,但在美国这类书已经非常之多。我相信并希望看到,中国不久的将来在这方面也会“国际化”。 
教育的终极目标——
让人才进入市场
   记者:您认为,教育的终极目标应该是什么? 
    高燕定:对一个学生来说,上大学,接受教育,最终目的是为了在社会上生存,为了获得理想的职业,达至美好的人生。因此我认为,教育的终极目标应该是“把人才推向市场”,使人才被社会接受,为社会所渴求。
    很多中国家庭三代人齐心协力奋斗十几年,最后的目标就是让孩子考上一所好大学,至于大学毕业之后将来要做什么、怎么发展,却很少触及。很多家长在孩子接受十几年基础教育的整个过程中,几乎从来没有以科学的思想认真地跟孩子讨论过人生理想、专业选择与职业目标——这个教育的终极目标。换句话说,在接受基础教育十几年的整个漫长过程中,孩子始终都不知道之所以受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没有明确而具体的目标会造成很大问题。我接触到的很多成绩非常优秀的中国高中生,对自己的职业诉求既一无所知也一无所思,只是在社会的大河中闷着头随波逐流。在他们申请大学时,只知道报名校不知道选专业,上了大学以后仍然在怀疑自己该不该学这个专业,而到了大学毕业,只知道要读研,追求的是拿一个硕士博士学位,却不知道该读什么,甚至研究生毕业依然没有明确的职业目标,人生没有方向,长期生活在彷徨中。 
如何理解素质教育——
重在能力培养
    记者:您刚才提到“素质教育”这个词,这是中国教育改革中的一个热门词汇。这个词的提出已经有20多年了,围绕它有很多争论,也有很多不同的解读,至今似乎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具体而清晰的界定,可以说还在不断探索、认识和完善之中。那么,您是怎样看待素质教育的呢?
    高燕定:近年来甚为流行的所谓“素质教育”,由于没有明确的内涵,让没有主心骨的家长们把弹琴、唱歌、武术、书法等统统当作素质教育的主要内容。他们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孩子们最终要走向社会,他们对自我、对社会的认识,待人接物、与人周旋的本领,对知识与职业的关系的深刻理解和实践,以及为社会服务和谋生的技能,他们的人生理想和有效、现实的职业规划,以及付诸实现的能力等,才是“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是他们在社会上生存发展和事业成功的最基本、最必要的素质。
    发达国家将“素质教育”与职业发展联系在一起,使定义含糊的素质教育有了具体的实质性内容,具备了可操作性。
    如何进行素质教育?我主张让孩子从小阅读名著。优秀的文学作品有教诲、有批评、有鞭挞、有唾弃、有颂扬、有歌唱,让心灵一片空白的孩子从小就浸渍在这样的文化营养里,慢慢地吸收,慢慢地渗透到内心深处。我认为,这是最根本的素质教育方法。 
什么样的老师是好老师——
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记者:在您的眼中,什么样的老师是个好老师?
    高燕定:素质教育强调学生的主动性学习,所以我认为,好的老师要善于培养和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哈佛大学老校长曾经这样说:“老师的任务并不是灌输知识点,而是把将要学的课题放到学生面前,通过同情心、情感、想象力和耐心,呼唤学生永不休止的动力,寻求答案和见解,使其开阔人生视野,并且赋之以内涵。”
    我认为,对于中国中小学教育来说,研究出一些不必“灌输”、不必“填鸭”的方法,更多培养学生自学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老师更多时候仅扮演“参与讨论者”的角色,或许能让学生学得更好。这或许是值得提倡的素质教育方法。
    美国的老师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可谓煞费苦心。我女儿就读的橡木中学的一位女教师,为了刺激学生的写作热情,竟然让学生把她当作故事中的反面人物来描写,还一边读学生写的故事,一边做鬼脸逗学生开心。真是具有令人钦佩的自我牺牲精神。
    我深深感到,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中小学老师都是一个低收入、大工作量的群体,他们对社会、对每个家庭的贡献影响深远,他们是社会上一个伟大的群体,他们为基础教育所做的贡献是非凡的。 
对中国教育改革的几点建议——
拓宽基础 强化职业意识 给学生减压 多创造机会 不一考定音 
    记者:您研究中美教育多年,又有成功培养出步入世界最顶尖大学的女儿的实践经验,能否请您为中国的教育改革提几点建议? 
    高燕定:说到教育改革,我认为在欣赏西方教育方式的同时不应完全否定中国传统教育的优点,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公平的。相反,应将中美教育的经验和特点结合起来。拿数学来说,熟练、勤练,几乎是在基础数学学习阶段唯一的办法。适当的“题海”训练,对帮助学生练就“在一定压力下”具备较好的“应试本领”是不容忽视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应试本领”也是一种很重要的素质。事实上,很多华人子女在美国获得成功,与他们父母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教育思想密切相关。据统计,每年参加“全美数学大赛决赛”的250人中,约有1/3是华人。因此,盲目否定中国教育的传统优势,不仅不科学、不公平,同时也是不明智的。但从未来长远发展来看,中国教育需要吸收借鉴世界先进的教育方法和教育理念。
    首先,中国在基础教育的认知上与发达国家有很大差距。有偏重部分学科而缺少完整的知识体系的问题,重理轻文的思想还比较严重。建议中国在基础教育阶段文理并重,适当降低学科深度而拓宽学生的知识面。
    放眼世界,不仅在美国,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恰恰都是以人文、社会科学为基础的政经人物,成为指点江山、引领风骚、推动社会进步的豪杰。
    其次,要在初等教育中就开始培养学生的职业意识。一个能够结合个人优势、兴趣爱好和社会需求的准确的职业定位,是要经过长期不断循环反复和对个人频频进行调整的过程而最终确定的,因此越“早恋”越好。
    再其次,应该坚决给中小学生减压,使他们有时间和精力投身于自主性的学习。
    研究表明,由老师灌输式的学习是被动的,学生容易走神,学习效果不好;而自主性的学习容易引起学生的兴趣,使学生产生成就感,从而更加愿意学习。
    在美国,不少华人家长常常抱怨美国学校“不教”什么东西。其实,正是这种宽松的校园环境为学生的自主学习和兴趣开发创造了条件。而过高强度的训练、过多的“规定动作”,占据了学生几乎全部的时间,使学生没有自由发挥特长的空间,创造性和学习自主性受到强烈压抑,对学生的发展是不利的。
    最后,要多给学生创造机会,不要一考定音。围绕上大学,美国有很多种考试供学生选择,而且一年当中有多次考试机会,一次成绩不理想可以再考,如果在考场上出现严重失误,还可以当即申请取消本次考试成绩。大家熟悉的美国“高考”考试有SAT、ACT、SAT2、AP。SAT、ACT是两种不同的大学入学综合考试,SAT2是高中水平的学科考试,AP是大学先修课程考试,前者有20门科目、后者有30多门科目可供学生自由选择。这些都是学生自愿参加的附加考试。这种考试方法,可以在学生的自主选择中分出档次,而不必为了在一次考试中拉开差距而一味地追求偏难怪题。这一点尤其值得借鉴。
    采访结束时,高燕定先生向记者表示,他非常希望祖国繁荣富强。教育乃立国之本,人才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衷心祝愿中国在学习借鉴世界先进教育经验和教育思想的基础上,办出自己的世界一流大学。
 
 
 

免费评估咨询

姓名 GPA
学校 TOEFL
SAT GRE GMAT
电话 申请类别
Email 申请专业
      红色边框为必填项目